一个绅士里的叫花子,叫花子里的绅士。暴脾气。

【盾铁】史蒂夫上了一辆车

你们的肘肘更新了!!

妖娆的猪肘子:

*普通人,他们不是超级英雄。


*别被标题骗了,真是上了一辆车。嗯,就是字面意思上的,车。


*这篇OOC到天雷滚滚,真的特别特别雷,而且傻白甜到完全没有节操的文,纯属自娱自乐一下,预警过了,不喜欢可以点X了,谢谢!


————————————————


史蒂夫一坐进那辆车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可能是因为车里的冷气开得有点大的缘故?他摸着胳膊上立起来的鸡皮疙瘩想,是不是所有豪车就连空调系统都是这么夸张的?


“走开大个子,别跟着我!”托尼摇摇晃晃一爬到车后座上就最大限度摊开手脚,尽可能多地占据空间,企图把紧跟在他身后钻进来的金发青年从车里硬挤出去,“如果晚餐桌上发生的事没有一个态度诚恳到足以让我痛哭流涕的道歉,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史蒂夫提着气努力缩起肩膀才勉强带上车门,“你喝醉了,亲爱的刺猬先生。我们现在不谈这个,等你明天酒醒了再说?”他没来由地又打了个冷战,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太晚了,乖,我们先回家……”


“拒绝!跟踪狂!控制狂!色情狂!大力狂!”小胡子醉汉鼓起嘴巴,情绪激动,“在床上我是被压的那个也就算了,你他妈别想奢望在所有事情上都牢牢压着我!”他越说越愤怒,索性直接抬脚想要踹史蒂夫的脸,“带着你高中女生的门禁蠢规则滚出去,成熟男人斯塔克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史蒂夫攥住托尼扑腾的脚踝轻松一拉,炸毛男人就稳稳当当滚进了他怀里,“违反门禁规则是会被按在膝盖上狠狠打屁股的,你确定你真的要那么做?”他好脾气地用胳膊箍紧托尼的腰,试着用一个额头吻安抚对方的怒气,“蜜糖,我们回家再讨论,司机还在等着……”


史蒂夫突然噤口。刚刚那种诡异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又来了,就像被剥光扔进了北极冰海,头发根根倒立,浑身的毛孔似乎都在嗖嗖往外冒寒气。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史蒂夫搂着托尼小心翼翼环视了车厢一圈,内饰非常豪华,这是一辆几乎完全托尼风格化的车——哦当然,这个时候,平时发起脾气来就相当难搞、喝醉了就更加难搞的小胡子富豪——根本不可能把注意力放在真皮座椅和雕花红木拉手上。当然肯定也不会乖乖就范。


事实上,在他发现想要从史蒂夫耀武扬威的胸大肌里挣脱出来基本就是个幻想以后,醉醺醺的托尼已经张牙舞爪开始上手去薅史蒂夫的头发了。


然后,被拽着头发撕咬的金发青年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


司机。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从他们上车开始,就始终一言未发,既没有问他们要地址,也没有开口劝架,更没有要把吵闹不休的两个小情侣轰下车的意思。


他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压得很低,宽边帽檐底下只露出一双冷冰冰的大眼睛,正透过后视镜死盯着他们俩——更准确地说,是冷冰冰地死盯着史蒂夫。


简直毛骨悚然。史蒂夫下意识地又想打哆嗦。


看来,托尼是把人家的私家车当成那种三更半夜专门停在高级酒吧门口招揽生意的豪华出租车了。


“真的非常抱歉,先生,”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统统他妈的不是问题,史蒂夫想。好吧,这句话其实是他的富豪男友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口头禅,“我男朋友只是习惯了乘坐……呃,稍微舒服一点的车。所以,如果你方便的话能不能麻烦送我们一趟?不远,就几个街区。至于车费,”在司机来得及回答之前,他模仿托尼平时掷黑卡时势在必得的语气道,“你尽管开价,多少钱都没有问题。”想了想,他又礼貌地追加了一个单词,“谢谢!”


“多少钱!都他妈的!没有问题!”托尼暂时松开嘴里撕扯着的格子衬衫,大着舌头附和。


司机还是半低着头沉默不语,整个人都隐在黑暗中。


“当然,如果实在不方便的话……”史蒂夫叹了口气,揉揉托尼的脑袋,“蜜糖,我们可能需要另外叫一辆车回家了,呣,你介不介意我们坐那一辆?”他隔着车窗玻璃指了指马路对面。广告牌下恰好停着一辆出租车。


“拒绝!”小胡子男人想都不想就一口驳回了史蒂夫的提议,“而且!”他竖起眉毛不依不饶,“我的道歉呢大个子?”


“我以为我们说好的,托尼,咖啡限量?你今天趁我去超市时已经偷偷多喝了一杯,或者两杯?别问我是怎么发现的——咖啡机虽然马马虎虎清理过了,但是摸上去还有余温,聪明的消灭罪证未遂先生。嗯哼,要我再对你重复一遍吗?过多的咖啡因对你糟糕的睡眠完全没有一点帮助,你应该……”


“闭嘴史蒂夫!收起你那些烦死人的老年人说教,”醉酒男人暴跳如雷,脑袋差点磕到车厢顶,“操!你的身份是我的男朋友又不是我的老爸!”


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几分钟,史蒂夫又叹了口气,决定妥协。


永远不要尝试和醉酒的男朋友比谁更会胡搅蛮缠。史蒂夫告诫自己,特别是长着一双湿漉漉大眼睛还总喜欢一眨不眨瞪着你逼你屈服的,漂亮男朋友。


“好吧我道歉,我罪大恶极,我不该倒掉你的咖啡豆,不该忘记自己的身份,”史蒂夫把凶巴巴叉着腰的小个子男人重新拉回到大腿上,“你有一个混蛋老爸就已经足够多了,不需要另外再找一个……”


一直缄默不语的司机突然狠狠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巨大的响动吓了史蒂夫一大跳,对酒精燃烧嗨过了头的醉汉却显然并没有什么影响。


“对……对不起先生,我们马上就下车,你也看到了,我男朋友他喝多了……”


“如果附送一个愧疚之吻的话,甜心,我或许会考虑接受你的道歉!”托尼打断史蒂夫的话,干脆岔开双腿面对面跨坐到了史蒂夫大腿上,胸腹贴合,屁股也不老实的动来动去,“我认为这是我应得的补偿,”他搂住史蒂夫的脖子,贴着金发青年红透的耳朵吃吃坏笑,“做为回报,呣,那条缀满金色小铃铛和红色羽毛流苏的漏裆连体裤?我想?”他故意舔吮了一口史蒂夫热辣辣的耳垂,“洗手台?浴缸?扶手椅?地毯?落地窗?还是挨个都来一遍,猛男?”


“咳咳咳!”史蒂夫被口水呛到了,咳得面红耳赤,“抱歉先生,他……我,我们,咳咳咳……”他看见司机的肩膀微微抖动,拳头因为攥得太用力,指关节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


那家伙是在憋笑?


“史蒂夫,喂,我的道歉吻!”小胡子醉汉还在史蒂夫大腿上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地碾着屁股。


有那么好笑吗?史蒂夫自暴自弃噙住托尼的舌头时想,太难堪了,他一会要怎么一边扛着热情似火的性感男友一边支着高高的小帐篷——去路边打到一辆回家的出租车呢?


“甜心,你居然长出了三颗脑袋?那刚刚亲我的是哪一颗?”愿望得到满足的托尼终于闹腾累了,缩回舌头打了个呵欠,“下车时别吵醒我,”他咂咂嘴心满意足地把脸埋进史蒂夫的大胸里,“我们今晚要挑战……七次……如果你不想戴套……你可以用你的三条舌头给……口活……”最后一个模糊的音节还没有完全消失,他已经迅速沉入酣睡。


早不睡晚不睡,发酒疯发了那么久,现在倒干脆利落睡着了。史蒂夫尴尬地摸摸鼻子,转向前排的司机先生,“嗨,我很……”


“就,别再他妈的跟我说抱歉了!”方向盘后面的男人毫无礼貌可言地打断史蒂夫的话,停顿了一下,压低声音,“你男朋友睡着了?”


“睡得很沉。所以,你方便的话能不能送我们……”


“不能!”司机先生迅速接口,“事实上,我倒是很愿意单独载你的酒鬼男朋友一程,”他回过头,从帽檐底下恶狠狠地直视史蒂夫的蓝眼睛,“条件是你他妈的滚下我的车,就现在!”


绑架?劫色?劫财?


史蒂夫马上警觉起来,他充满戒备地护紧怀里呼呼大睡的男人,同时开始冷静分析战局。


从坐着的身形判断,眼前这个陌生男人虽然气场足够强大,但是身材并不是很魁梧。呃,应该跟托尼的身高差不多?


史蒂夫飞快地扫了一眼男人的西装。光线不够亮视野不够好,但是——做工精良的手工高定版。感谢他富豪男友的不懈熏陶,他现在对各种天价衣服的质地和价格的判断正确率已经接近百分之百。


嗯,强壮程度好像跟托尼一样?虽然看上去体型匀称并不单薄,可是也瞧不出来有什么夸张的肌肉。


单挑的话对方肯定占不到便宜。金发青年信心满满。


而且开着这么豪华的车还穿这么昂贵西装的人应该不可能会缺钱吧?史蒂夫在心里默默把劫财那个选项叉掉。


西装却搭配了一顶不伦不类的棒球帽,会不会是为了掩盖秃顶或者地中海?有钱人一般保养得都不错,看不到发际线所以岁数倒是不太好估计。


史蒂夫不动声色地打量对方被棒球帽遮住额头和眉毛的脸——车厢里太暗了,他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古怪男人绝对比托尼要大得多,差不多应该是托尼老爸那个年纪?


那么,这种年纪劫色的可能性基本也可以排除掉了。


再说,也没有哪个养尊处优的老男人会傻到当着一个肌肉猛男的面企图靠武力劫走对方的男朋友对吧?史蒂夫挺挺胀鼓鼓的胸,暗暗期待对方还不至于老花眼。


很好,现在如果单纯从体力悬殊这一条上来对比,他的胜算显然要比老男人高得多。除非……


史蒂夫唰地出了一身冷汗,健硕的肌肉在衬衫底下瞬间崩得紧紧的。



除非他带着枪。


如果上面的假设成立的话,我要怎么先发制人才能在不危及托尼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全身而退?金发青年目测了一下敌我双方之间的有效攻击距离。


直接扑过去一拳砸在对方脸上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动作幅度太大托尼难免会被吵醒,然后,被打扰到睡眠起床气大爆发的麻烦男人就会大发雷霆口不择言。史蒂夫开始头疼,万一激怒了持枪劫匪后果将会不堪设想……不行就踢老二?


还是不妥。先不说这一招不够光明磊落,要想隔着座椅靠背精确命中目标,单从双方眼下所处的位置来看明显就行不通。


电光火石间史蒂夫脑补得百转千回一泻千里。


僵持不下一触即发。车厢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低气压。


像是终于沉不住气了,陌生男人突然毫无预兆一抬手——


见鬼,他竟然想要偷袭!史蒂夫没有时间慢慢思考对策了,他条件反射地护住托尼的脑袋,抢先一步抡出了沙包大的拳头,力气大得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劲。


在托尼揪着史蒂夫的衣领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嘟嘟囔囔睡过去的同时,倒霉的司机先生捂着腮帮子小声痛呼,“操!我的后槽牙……你这个野蛮人!我只是想要摘掉帽子而已!史蒂夫·罗杰斯,你他妈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老子是谁!”


帽子底下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栗棕色的卷发,鬓角有点灰白。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大到不像话的焦糖色眼睛,长到不像话的下睫毛……这是我男人的专利,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就随便长自己脸上了!


呣,现在正在流行斯塔克式的小胡子?


等下!!


史蒂夫愣了一下。谁把冷气关了?不然为什么他会突然满头大汗?


老天!我好像闯大祸了!


(正文完结)


彩蛋一


“关于你教唆我儿子未经我的同意就悄悄搬去跟你同居的事——罗杰斯先生,我记得你刚上车时跟我炫耀过你非常有钱?很好,我会告到你只剩一条丁字裤。”


“……你怎么知道我穿着丁字……咳咳咳其实那些钱都是托尼赚回来的……”


“也就是说,你们滚到一起这半年以来,一直都是我儿子在辛苦养家?”


“也……也不能这样说,我有正式工作,给杂志社画插页,空闲时间还兼职给托尼画肖像画,而且我正在筹备托尼的个人肖像画展……”


“是吗?开画展的钱也是我儿子给你的吧?”


“……”


“百分制——想知道在我这里你可以拿到几分吗,罗杰斯先生?”


“叫我史蒂夫,斯……斯塔克先生,我很爱托尼,我发誓我会……”


“零分。”


“……”


“不过还好附加题你是满分,史蒂夫,我能看出来你对我混蛋儿子的保护欲很强烈。托尼从来不愿意在任何一件事上跟我达成一致,包括遗产继承权和厕纸的花纹。他总是习惯和我对着干,但是他好像很吃你那一套,嗤,道歉吻?漏裆裤?挑战七次……操!年轻人在床上要懂得节制!不要每天都像是为了裤裆活着!”


“……”


“我说的不对?你看上去好像有话要反驳?”


“不不不,我只是……您一个小时前就从我家门口路过了,斯塔克先生……”


“所以?”


“我可以带托尼下车回家了吗?我一点也不想吵醒他,但是如果再远的话,我怕我会抱不动他……”


“比我上次看到他至少胖了一圈?好吧照顾好那个小混蛋,赚够戒指钱就带他回来见我。”


“啊?您同意托尼跟我交往了?!”


“不然你以为是谁给你打电话通风报信你男朋友在酒吧喝多了?你还真以为是过路的好心人?又是谁在你赶过来之前守在酒吧门口?还有,关于咖啡限量那个,我个人建议可以再加一条酒精限量。”


“交给我斯塔克先生!”


“最后,托尼一个人去酒吧你居然都没有陪着?万一他被劫色了怎么办?如果你决定喜欢他就要试着去接纳整个他,而不仅仅是洗手台上和扶手椅上和落地窗边的那个他!”


“咳咳咳……我不会让托尼出任何事情的斯塔克先生,托尼是趁着我给他榨果汁的时候偷偷溜出去的,您打电话时我也正在到处找他!”


“好了,现在离开我的车,带着你流了一滩口水的男朋友。”


“您的牙,呃……”


“我关车门时不小心嗑掉的!现在请下车罗杰斯先生!立刻!马上!”


彩蛋二


“对于画展上有人隐瞒身份信息,花天价从所有拍下肖像画的买家手中收购我画作的事——蜜糖,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有!呃,恶意垄断?商业炒作?最终想要达到坐地起价以牟取暴利的卑鄙目的?”


“托——尼·斯塔克!”


“非常感谢,那是我的名字,甜心。好吧,是我干的!”


“理由,亲爱的。”


“你希望别的女人——或者男人,整天对着你未婚夫的画像想入非非?”


“我相信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托尼……等下,未婚夫?!”


“我是在帮你凑戒指钱!蠢蛋!”


“你偷听了我和你老爸的谈话?哈,我想我们现在需要好好谈谈,托尼,也就是说其实那晚你早醒了?然后还让我抱着你走了大半夜?”


“嘿!我喝醉了!你不能指望一个醉鬼清楚地记得所有发生的事情!再说你又不是没有得到补偿!为此我的屁股疼了整整一天!唔……”


“宝贝,陪我去见斯塔克先生?”


“我也是斯塔克先生!”


“并不,从现在开始你是罗杰斯先生了。”


“抗议!为什么从现在开始你不能是斯塔克先生?”


“因为在床上你才是被牢牢压着的那个,罗杰斯先生。”


“操!”


“乐意效劳。”


“滚开……唔……用力……不要停……”


—————————————————


真完结!


肘子碎碎念:


三个腹黑一台戏。话说,肝这种不怎么过脑子的沙雕文简直一气呵成爽到飞起,抚慰一下自己被电影虐到的玻璃心。


最后,吃糖好心情!






评论(1)
热度(1086)

© Vitamine_Z | Powered by LOFTER